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寄你一张明信片
时间:2019年08月24日???作者:明前茶 ???
字号:

有一天,在天涯海角,你掏出久已不用的钢笔写明信片,步行,寻求当地人指路,找古老的小邮局去投递。这种最古老的慢邮方式,也许隔几天或几十天才能让收信人见到本来下一秒就能知晓的心意。

没关系,你等得起。明信片是会有“回礼”的。每一张明信片都会留存下来,证明谁在你生活中强有力地逗留过,以及证明你度过了怎样的青春。这样的“档案留存”,反而很得90后的欢心吧。

于丽兴起要做明信片设计师的念头,源于室友福莲的经历。福莲给她看过男友寄来的107张明信片。因为男友出国留学,福莲与他分离了两年,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两年的时光足以将人的耐心擀拉成一根吹风即断的丝线,但因为这一百多张从世界各地寄来的明信片,福莲一毕业就奔赴德国结婚去了。于丽终于见识到被明信片改变的人生。

这一大叠明信片上,没有一张有男主人公的照片。想必,他的影像早已通过微博和微信传送,只有那些未竟的诉说,需要写在纸上,随后慢悠悠抵达。

从意大利寄回的明信片,经过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抵达福莲手中。明信片上表现的是当地名闻遐迩的吹玻璃术,一只玻璃熔浆吹塑的天鹅正在吹管的一头成型。它的头部和身体像一只神鸟一样发出玻璃熔浆特有的火红色;而尾部已经出现了熔浆半冷却后的晚霞灰红和青白色。而对方留下的话,无非是说放春假去了威尼斯,买了天鹅镇纸要送给你,但下次回国是8个月以后的事了,迫不及待要让你看看天鹅镇纸是怎样做出来的。另一张明信片是从意大利的一个乡间小镇上寄出,行走更为缓慢,52天才寄到,图片是手工香皂的制法。混入薰衣草花蕾的软糯香皂,如年糕一样可以用菜刀切开,据说用这种冷香皂,可以安抚敏感肌肤。他给她买了“年糕香皂”,当然,先行到达的只是明信片上的图画:农民们盛装在畚箕里的薰衣草花蕾、压制手工皂的模具,以及质朴的农人放在手工皂店里邀人品尝的粗面包。这是一幅安闲内敛的图画,充满了“盼望你也在这里”的诗意。

受此启发,于丽后来设计了大量明信片,放在咖啡馆、书店和杂货店里寄卖。她一直在设想怎样表现出南京的文脉,这座她已经生活了26年的城市,有过怎样动人心弦的风景和手作,值得成为旅行者传递“真希望你也在这里”的细节。

秋天,南京图书馆外面的红叶红了,让人想到诗人的话:“有书读的地方有红叶,心里充满幽静与甜蜜。”石象路两侧的银杏变得金黄,无数的小扇子扇动明亮的阳光,就像孩子挂出的幸福黄手帕;到了11月底,中山植物园里,光是海棠结出的小红果就凝聚着旖旎的秋景,垂丝海棠和西府海棠的果实接近小苹果,贴梗海棠的果实却接近迷你木瓜。这样迷人的细节,于丽都是亲自去挖掘和拍摄。她以为,明信片热潮的兴起,可能是一个快节奏时代必有的抒情慢唱。每个写明信片的人也是设计家,她见过把自己最爱的电影海报剪下一角来,非要粘贴在明信片上的人。见过在明信片上用丙烯颜料设计恋人名字的人;见过将翻拍的家族老照片贴在明信片上的人。最后,他们无法以明信片的形式投递,非要买个信封,将明信片装进去。

这类明信片,是这个时代最富有创见的心意。没错,你在心里数一数,愿意发展成微信好友的人,怎么也有200个,但你愿意寄明信片的人,也许不超过5个。

他们活在你心灵的角落里,怡然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