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收藏,是一场美丽的邂逅
时间:2019年08月20日???作者:赵畅 ???
字号:

大凡玩收藏的藏家,都会有这般感受:自己与某件藏品相遇,往往是始料未及的。换言之,自己压根儿没想到,今天会遇见这件藏品,以至有幸来收藏它。这也揭示了收藏的一个特性:收藏,是一场美丽的邂逅。

我有位藏家朋友,平日喜好收藏越窑青瓷。一天,他在一家茶馆品茶,看到展示柜里放着一只玉璧底碗,抵近一看,这碗有着淡雅的天青色,古朴中透着舒朗。他不禁随口拈出唐代着名诗人陆龟蒙“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的诗句。品茶结束,他随即向茶馆主人开口,希望能转让这只玉璧底碗。然而,作为心爱之物和镇馆之宝,茶馆主人并未允诺。就这样,这位朋友此后便隔三差五去这家茶馆品茶,经了一年多的反复“纠缠”,最终茶馆主人因盛情难却而只好“忍痛割爱”。难怪,朋友曾经夸下海口说:“我的目光一俟与其相遇,就认定它迟早是我的。”

对藏家而言,与藏品的“邂逅”,注定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遇。而这样的机遇,总是为有准备的人提供的。面对藏品,对没有准备者亦即对其一无所知者来说,充其量只是“瞥了一眼”的匆匆过客,就如“音乐对于非音乐的耳朵,不是对象,没有意义”一样。是的,真要在转瞬即逝的机遇里抓住机遇,藏家关键还得对相关藏品有全面、细致、精准的了解和把握,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也。事实上,只有你看懂了,你才能与之沟通;你沟通了,你才会下决心亲近;你亲近了,你才会下定收藏的决心。

前不久,笔者去井冈山一培训机构参加教育培训。一天晚上,我去街上溜跶,经过一家古玩店时,为一只吉州窑的婴戏刻花黄釉斗笠盏所吸引,我径直走进了店里。因为对吉州窑有过系统的研究,也鉴赏过不少的实物,因而,我初步认定其是吉州窑的真品。与店主聊了几句以后,她打开柜窗,让我欣赏。拿在手上,定睛细看,但见这只吉州窑黄釉斗笠盏,显得灰扑扑的,除圈足外,都罩满玻璃质黄釉,釉质透明,开细碎裂纹——当是呈现了时间磨蚀的风霜,或者说,就像在黄釉外面罩上了一层薄薄的沧桑云雾,别有一番暗晦沉潜的历史嬗递感。尤其是在盏内壁刻三小童在莲纹中嬉戏的画面,刀工老练纯熟、流畅洒脱,明显受耀州窑的影响。经了上述谨慎细微的鉴定,又鉴于吉州窑就在江西境内,这只黄釉斗笠盏出现在这里有其合理的内在逻辑。于是,在综合考量的基础上,我便与店主人讨价还价起来。鉴于当下收藏品市场并不景气,一些藏家尚未对吉州窑有充分的认识,最后我竟以较低的价格,将其收入囊中。

在笔者观之,其实,所谓收藏是一场“邂逅”,更是对“过眼即为拥有”之收藏观的生动诠释。一个简单的道理,似乎谁都明白:任何人,不管你有多大的权势,也不论你有多大的实力,你都不可能将所有藏品都独自占有。因为时空的流转,因为财富的聚散,因为人情的翕张,都赋予藏品以一定的流动性。流动性带来共享性,因此,玩收藏者大可不必因为收藏不起也收藏不到那些“新、精、稀”的藏品而妄自菲薄、自惭形秽,只要我们端正态度树立起“过眼即为拥有”的观念,那么,照样可以将收藏玩得风生水起、“盆满钵满”,甚至可以凭借自己在某一方面积淀起来的丰厚的鉴藏知识而比其他藏家玩得更通透更尽兴也更有意义。